1. 首页
  2. 新闻

养犬当事人回应狗咬伤老人事件(把“小莉”为难哭的狗主人想和解)

11月19日,王新刚回应称,狗伤人后,其妻子返回家中拿药水给老人涂抹,他也急忙从单位赶回家中,与老人家属沟通。但双方因赔偿金额、伤口处置等问题分歧很大,赔偿事宜一直未谈拢。随后,受伤老人的家属找到当地媒体反映。

“狗咬老人事件”气哭记者,当地纪委介入,狗主人名字成政府官网十大热搜词

王新刚说:“舆论说我家的狗咬伤人后,我不管不顾、不认账,不符合常理。我认为,现有舆论对我不公平。领导让我写材料,写完了再和你详细说。”

王新刚接受采访时坚称,他不认同河南当地媒体的这则报道,对此抵触情绪很大,并已将相关证据提供给自己所在单位。

接近王新刚的人士向上游新闻记者介绍,狗伤人确实不对,王新刚愿意随时向老人及家属道歉,但不愿在当地的节目上道歉。关于民事部分的责任,因双方分歧很大,王新刚希望对方走法律程序,法院怎么判他怎么赔。

而老人家属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称,不要一分钱赔偿,只需要一个道歉。

值得注意的是,与王新刚不认同和抵触形成强烈反差的是:播放狗咬人的节目在当地是一档口碑极佳的新闻栏目,深受百姓喜欢。

当地知情人士称,狗咬人事件发生后,物业、社区曾对双方进行协调,但因赔偿问题未谈拢。

至于王新刚所在单位和纪委部门一直未拿出具体意见的原因,该人士说:“这不算王新刚工作上违规违纪,是他老婆没管好狗,不好介入,只能敦促王新刚快点解决。双方坐下来谈,谈不好就走法律途径。现在已让他停下本职工作,尽快解决此事。”

该人士称,王新刚养的是大型犬,属禁养犬类,但2019年他提交了该犬是工作犬的相关证明,遂给两条狗办了养犬证。至于养犬证核发是否依据规定,有关部门将去复查。

此前报道

11月17日,因为“遇到最难帮的忙”,河南电视台知名节目《小莉帮忙》的记者杨小莉在镜头前捂脸痛哭,称“对不起”。这一幕曝出后,迅速上了热搜并引发热议。

是谁把小莉给难为哭了?事情还得从头说起。

安阳一年近80岁的老人在小区遛弯时,被两只大型犬咬伤,狗主人却矢口否认,且表示不相信监控视频。无奈之下,老人家属向《小莉帮忙》求助。

谁料到,监控有了,媒体也介入了,这么简单的民事纠纷,后续交涉处理却异常曲折——老人家属报警,民警、物业和小莉到了狗主人家跟前,狗主人却避而不见。

随后,小莉询问城管部门,得知巨型贵宾犬属于禁养犬只,归公安部门管理,不予办理狗证。可即便有当地城管、辖区民警调查协调,狗主人仍不肯正面回复。这处事方式,未免有些令人无语。

狗主人到底是什么身份,如此“底气十足”?小莉和老人家属通过打听求证,解开了谜底:狗主人系安阳市市场监管综合行政执法支队的公职人员。

于是他们去该单位实名举报,对方依然避而不见,倒是办公室主任出来调和,说狗主人这样是怕矛盾升级,再这样下去要告他们诽谤。

后来他们再次去该单位,没料到,现场冲出几名陌生“神秘人”要动手,办公室主任则目睹着这一切。之后,警方从“神秘人”身上搜出警棍。

神奇的是,本来在“禁养”之列的两只狗,狗证也已办下,说是心理辅导犬。

过程很琐碎,结果很“魔幻”:连续9期节目下来,事情仍未得到解决,直到10月16日,安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纪委以及安阳市纪委,就此展开调查。

11月17日,持续跟进此事的小莉,面对镜头抹泪——被狗咬伤的老人,至今都没等到狗主人的一句道歉,倒是来帮忙讨说法的小莉哭着道起了歉。

小莉的哭,起于“带着帮忙的期望而去,因没帮成忙失望而归”的落差感,更源于无力感。某种程度上,她的哭也是一种叩问、一串追问——

涉事狗主人怎么就敢“任你怎么讨要说法,我自岿然不动”,即便在事件发酵之后仍不直面问题?他的大型犬以“心理辅导犬”的名义办下狗证,是否合规?

诸如此类的问题,可以拆解成很多琐细的疑问,但如此简单的纠纷,解决过程却这么复杂,显然难言正常。那么,问题到底出在了哪里?

实际上,无论是涉养城市禁养的大型犬,还是拒不承担应尽责任,抑或是神秘人携带棍棒威胁,都已涉嫌违法违规。可事情从9月份就已曝出,节目也跟进了多期,事件中可能存在的违纪违法问题,却都没有被纳入法纪框架下得到处理。这很难不引发相关质疑。

说到底,大型犬咬伤老人,本就是问题,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背后的问题,则是更大的问题。而今,当地纪检已就此展开调查,希望这些问题都能尽快得到合理的答案。

如此,在还给被伤老人一个公道的同时,也不让小莉的眼泪白流了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古丽电子书资源网小编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guligirl.com/news/7997.html